祝宝良:2017年我国的政策取向和前景展望

来源:投资中国时间:2017-06-05 11:02:49

  在第十四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华泰期货专场“创新服务,服务实体——2017衍生品风险管理发展论坛”研讨会上,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表示,中短期经济周期,第一是库存周期,第二制造业投资周期,第三是房地产有关的周期,当然中国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政治周期。他分析当前的形势,需要用新常态大逻辑来看,新常态的四大特征。

  当前中国经济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稳中求进,增长稳中向好,有周期性的原因,要以经济新常态来看待经济的大逻辑。

  另外他指出当前经济发展仍存在的几大突出问题:

  第一,结构性矛盾依然严峻突出,产能过剩与供给不足并存。供给不足主要在于高端产品和服务部门,去产能更多靠行政手段,导致进口增加和价格大涨,僵尸企业难以淘汰,国企改革停滞不前。

  第二,房地产问题没有有效解决办法,长效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包括土地制度、税收制度等。房地产去库存过程中,销售量、价格、投资增长速度出乎意料,价格上涨是活还是土地供给错配原因不清;

  第三,企业经营困难,内生动力不足,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居高不下,企业杠杆率高达160%,投资意愿不强,M1增速再次提高;

  第四,金融领域风险很大。包括:流动性风险,地方政府债务,信用债市风险等;

  第五,需求管理政策效应减弱,增量资本产出率大幅度提高,社会融资总量增速快于经济增速;

  第六,国际经济和宏观政策前景仍不确定。

  01

  当前的经济形式

  经济总体上来说一季度6.9的增速,对比去年我们看到的经济增长速度,去年一季度6.7、二季度6.7、四季度6.8,是一个往上走的趋势,这个趋势出来以后实际增长引起社会很大的争论。一种看法认为中国经济是不是到底了,6.7是不是这一轮底部,如果出现底部这个逻辑在什么地方?

大家认为中国供给侧结构改革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经济已经到底开始起来了,为什么用新常态大逻辑看中国经济,产能过剩的问题,杠杆率高的问题,是不是在经济触底后就可以解决了,就可以不用动了,是不是总经济就自动好转了。所以判断经济现在是处于什么位置,中国经济是不是到底,一定要判断上升主要原因是什么,去年三季度到今年一季度往上走,这个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要分析这个问题,我们从需求侧来分析五个方面的内容。

  大家认为中国供给侧结构改革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经济已经到底开始起来了,为什么用新常态大逻辑看中国经济,产能过剩的问题,杠杆率高的问题,是不是在经济触底后就可以解决了,就可以不用动了,是不是总经济就自动好转了。所以判断经济现在是处于什么位置,中国经济是不是到底,一定要判断上升主要原因是什么,去年三季度到今年一季度往上走,这个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要分析这个问题,我们从需求侧来分析五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看看我们的投资。投资有三块,一块是建筑投资,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另一块是消费发生什么变化,还有一块是进出口有什么变化。进出口又有两个变量,一个是世界经济怎么看,第二是中国人民币汇率贬值是否促进中国出口增长。短期分析一下库存影响是很大的,由于统计数据不是很准确,往往大家不太关注库存,恰恰这一轮库存影响很大。我们分析五个问题,看看五个大问题的逻辑线条。

第一个问题,投资里面三大向——基建、房地产、制造业投资,分别对应三个周期:基建对应政治周期,过去政府换届有政治周期,换届的时候经济增长速度上来,我们就问上来是通过什么样的办法把经济拉上去,为什么换届经济就会上?一是新上任领导要拉动经济增长,还有一个是新上来领导搞园区建设,通过园区来把土地卖出去,然后造房子把房地产拉起来,招商引资吸引大家到园区。

  第一个问题,投资里面三大向——基建、房地产、制造业投资,分别对应三个周期:基建对应政治周期,过去政府换届有政治周期,换届的时候经济增长速度上来,我们就问上来是通过什么样的办法把经济拉上去,为什么换届经济就会上?一是新上任领导要拉动经济增长,还有一个是新上来领导搞园区建设,通过园区来把土地卖出去,然后造房子把房地产拉起来,招商引资吸引大家到园区。

  现在这个体制是否还有作用?我认为小多了,一是园区景气度下滑,园区企业是否来投资跟政府关系不大了,新常态一个重要特征是制造业产能严重过剩,除非是搞服务业园区,服务业除了一般竞争性服务业,绝大部分老百姓(603883,股吧)需要的文化、教育、旅游,这些服务又无法通过园区来实现,尤其是一些具体点上,教育、文化、健康、养老主要是国有企业通过事业单位在做。剩下还有一块政治周期是基础设施建设,我们看现在基建含义与以前也不一样了,前几年搞基建就是对地,后来又转向高铁、城市污水垃圾处理、医院、学校建设上,现在这一块是水利设施、文化环保,这种设施面大量广,但很多项目规模又很小。那怎么办?PPP就发挥很重要作用,高速公路好管两头一拉收费就可以了,但是建一个医院、建一个学校试试,没有PPP拉不起来。政治周期现在跟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基建投资这几年还会保持比较快增长,主要是融资问题。

  第二周期是制造业,这几年制造业增长速度比较慢,这里面核心问题一个重要原因,制造业现在80%以上是民间投资。

祝宝良:2017年我国的政策取向和前景展望

  制造业投资为什么慢?个人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关于制造业投资安全性问题,即产权保护问题,这个问题基本上已经得到解决,但是企业家们还是心存疑虑。还有一个是制造业投资收益问题,投资下去能不能赚钱?这两年投资过剩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整个投资效益也不高。在投资效益不高同时我们进入新常态,一个大逻辑是货币政策开始转中性,同时出现了流动性风险。短期之内资金成本在上升,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又出来了。现在中国制造业还没有到投资周期起来的时候,但也有人讲前一段时间装备制造起来了,挖掘机卖得很好。其实这只是更新换代,挖掘机卖得很快同时中国柴油消费量却始终没有上来,为什么卖得多但是柴油不多,就是更新换代,旧的拿掉换新的,仅此而已,没有新的制造业周期。制造业投资上升需要一个前提条件,投资收益上升,产品通过要么内需要么外需销售掉,但先洗澡我们看到国内制造业需求量没有很大改善,这是看到的第二个周期。

  第三个周期房地产。过去房价比较高导致投机性需求增加引起房价不断上升,最近有一个新政策,如果这个地方库存量降到6个月,必须加快供地,土地购置面积在上升,这样一来可以看到,包括现在、未来2-3年中国房地产投资增长速度比原来预想要快,但是代价是由于房价上升引起来的。最近开始压房地产销售,这个回款会慢一点,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量会降一点,会影响到投资增长速度,但是房地产,包括未来和现在开工面积和购置面积来看,未来两年作用中国房地产投资维持6%左右增长幅度,甚至还偏高。房地产投资会把这个投资率往上拉一下,这是第三个周期。

  还有一块是我们的出口,出口红线可以看到今年开始不断往上维持在8%。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今年两会,有一句话“世界经济复苏缓慢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因素增加”,当时是指美国特朗普上台以后有不确定性,四个月看下来就觉得悲观了,实际上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比我们预想要好,日本最好其次是欧洲最差是美国。美国现在认为是已经开始复苏了,这个预期出来以后就会看到全球出口增长开始上升。

祝宝良:2017年我国的政策取向和前景展望

  出口上升是不是因为世界经济没有那么好,而是因为中国人民币贬值造成的?人民币是2014年开始贬值的,2015、2016年两年出口是负增长,我不认为出口贬值是出口上升重要原因,可能是世界经济比我们原来好一点。未来很重要一个说法和判断,世界经济到底是好还是没有好,世界经济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增加,这个判断是对还是不对。世界经济复苏缓慢没有错,大家认为全球经济并没有新的增长点,没有出现一轮周期,大家从长周期角度来说,科技发展周期来说,大家普遍认为2000年开始互联网主导第五轮全球高科技周期进入下滑期,这个判断没有错,所以也不能指望中国出口上升非常快。恰恰一季度中国出口上升拉动工业增长,我们出口率依存度20%,出口占GDP比重20%,GDP里面工业品占40%,可以理解为有一半工业品出口了,工业马上就拉起来了,出口对中国工业影响是很大的。出口形式比我们预期稍好,但是出口好转有难度,我们认为一季度这个出口带有周期性的因素在里面。

  拉动这一轮上升的库存,库存影响有多大看这个图片,实际上大家都在解释,除了三大投资以外基建没有什么政治周期,制造业周期也没有来,房地产投资比我们预期好一点、出口好一点,接下来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库存。库存从去年三季度、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把GDP拉上去0.8个点,没有0.8个点我们GDP就到6了。

为什么库存上升这么快?这要回归到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量同时也去产能有一轮房价价格上升,大宗商品价格上升,部分工业品价格上升。去年没有一个人预测到大宗商品上升价格那么高,这个价格可能会升但没有预测大升,结果超过了市场预期。整个预期变了大家预期还要涨,后来有人说只要哪个行业搞供给侧结果改革,我就赌它价格一定涨,预期价格涨就囤库存。

  为什么库存上升这么快?这要回归到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量同时也去产能有一轮房价价格上升,大宗商品价格上升,部分工业品价格上升。去年没有一个人预测到大宗商品上升价格那么高,这个价格可能会升但没有预测大升,结果超过了市场预期。整个预期变了大家预期还要涨,后来有人说只要哪个行业搞供给侧结果改革,我就赌它价格一定涨,预期价格涨就囤库存。

  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看法,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到底跟谁有关系?个人一个判断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主要是受中国影响,不能说是全球经济、美国经济、日本经济好转了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涨了,现在我们看特朗普新预算法案里面基建是微乎其微,真正有需求是中国,中国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还是拉了一下大宗商品价格。现在这些都没有周期,大宗商品价格是不是到一个高点应该往回走走,毕竟是过猛了。一旦大宗商品价格回落我的库存马上就调整,工业品价格回升有周期性因素有两个,中国供给侧结构改革,导致中国库存上升有一个周期,这个周期把中国经济拉动上来,真正的叫政治周期,制造业周期和房地产周期没有那么明显,消费增长还是在下降增长速度是放缓的,只是服务消费是在上升。

祝宝良:2017年我国的政策取向和前景展望

  这样一来把第一个问题讲清楚了,中国经济是怎么稳起来的,恰恰这两个因素是我们最没有想到的,库存这个因素我们一直没有想到是这么大影响,1-4月份库存上升,事后证明当时对世界经济看的比较偏悲观。世界与全球经济连续5年贸易增长速度一直低于GDP增长速度,当时担心特朗普搞民族主义,不做外贸了,现在看起来行为也没有那么大,整个预期就变掉了。大家认为从今年开始全球贸易增长会高于GDP增长回到一个转折点,从全球角度上来讲,大家做模型做出这样的结论——贸易增长高于GDP增长两倍,这是正常水平。过去5年贸易增长低于GDP这是不正常的,这是全球交换的结果。这样一来中国今年出口大概是正增长比如3-5%,比现在低一点,但是会把中国经济稳定在一定程度,房地产把中国经济稳在一定程度,但是库存下降可能使我们经济往回走,库存影响有多大刚才也说了。

  中国库存周期基本上是3年左右:2年减库存,1年加库存。加库存是去年7月份开始的,加到今年1月份就差不多了,这个还会回落,至少回0.3、0.4个点,库存不能加,投资里面包括库存,库存减下来进口就减下来,这两个一定价就没有0.8那么大,这是第一个问题怎么看当前经济。

  02

  经济发展存在的突出问题

  为什么总书记在4月25日政治局会议上讲,我们用新常态大逻辑看当前经济,当前经济稳中求进不错,主要原因是周期性的,但是里面本质上说结构性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在什么地方?

  无外乎这么几个:

  1、产能过剩,与供给不足矛盾始终存在。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不能指望中国经济稳住了,有人讲中国经济到底了,6.7是中国最终底部,这个判断很明显,这个判断改革改什么,为什么要改就到底了。所以总书记说不能这样判断,新常态大逻辑判断,这就是说产能过剩与供给不足矛盾还是存在,供给不足主要是高端产品在一些服务部门,这个大家很清楚,文化、教育、旅游、健康、养老,这些是有一些体制性问题马上起来是不太可能的,这两年中国旅游增长够快了,每年是15%,世界银行告诉我们在中国这么一个发展阶段的时候,旅游业应该是增长20%才是合理的,你认为15%快吗,其实是不快,中国GDP到8000美元,消费升级转型的时候,旅游业应该超过20%才是正常。这是国际上的经验,我们与市场交流的时候,这些问题其实是没有解决,这个没有解决这个经济动能怎么转换。

  2、房地产问题。房价上升带来一个好处,确实有财富效应,把这个投资性需求,投资给撑起来了,短期稳定经济增长,是2-3年经济稳定在一定程度上,但是代价大家很清楚,就是这个房价,房价背后带来一大堆社会问题。大概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为了买房子离婚,导致社会不稳定社会细胞,这个没有了。大概没有一个国家是这么搞的,这样搞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得拿招出来,我们招是说现在当然了,我们往正确方向走了一步,4月10日出台了一个文件,过去我们知道个别大城市房价大涨有人说给你土地,他说我不要我要功能,把人赶出去,这个思路经济往下落,现在这个思路至少可以供地了,一供地土地购置面积上升,两年之内房子就稳定在一定程度上。

祝宝良:2017年我国的政策取向和前景展望

  但是房地产长效机制始终没有建立起来,土地制度、税收制度、房地产税,我本人很遗憾三月份不讨论房地产税我是很遗憾的,中央决定了我们坚决拥护和支持,但是为什么不讨论房地产税,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有解决,这是一个悬在我们头上问题,什么时候解决什么时候对房地产引起比较大振动。只要是房地产税,中国房地产价格有一个暴跌,回到新的供求平衡点上,但是有人讲房地产税跟房价没有关系,这个是对的,虽然没有直接关系,税是房地产一个成本,但是短期之内不一样,现在需求是投机性,只要房地产税一整,投机性需求就没有了,这个房价就有暴跌,跌下来就是对的,接下来那个点是老百姓需要的房价,所以这个问题已经到了要解决的时候。两年之内要讨论房地产税的事情,这个对中国经济还是有一定影响。

  3、民营企业经营困难。大家还在讲这个事情,民营企业经营困难,不一定投制造业,制造业周期没有到来。最近有几个指标短期流动性紧张,融资成本上升,M1增长速度又在往上涨,企业活期存款不投资还是钱生钱,现在制定经营去杠杆,经营加上监管政策这个是否管用。

  1998年银行不良资产高达45%,现在只有1.7%,朱镕基总理当时做什么,他在做国企改革抓大放小,在上海打房地产,小企业放掉经济就起来了,经济起来了金融问题就解决了,很多问题你想解决是解决不了,很多问题是被忘记了,为什么忘记了,因为这个事情不是事情就忘记了。所以讲我们要小心,到底怎么解决经营困难问题。

  4、金融风险很大。前面强调流动性风险是目前比较大的风险,前半部分流动性风险演变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后面还有一堆问题,走上去这个事情开始处置了,处置一半不处置了这个不行,既然这个事情干了就一定干成。

  5、需求政策在下降,货币政策也不管用。我们讲不管用经济学里面有一个指标就是产出率,新增一块钱可以产生新增多少GDP。

  03

  宏观经济走势预测

世界经济、国际经济前景还是不确定的,尽管说可能我们判断错了,日本经济、欧洲经济、美国经济比预想好一点。这个经济放一起下一步政策怎么办,第一个是一季度GDP6.9就是一个高点,还会往下走。要分析还是回到前面讲五大问题,投资里面固定资产投资,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看看消费看看出口,再看看我们库存怎么变动。

  世界经济、国际经济前景还是不确定的,尽管说可能我们判断错了,日本经济、欧洲经济、美国经济比预想好一点。这个经济放一起下一步政策怎么办,第一个是一季度GDP6.9就是一个高点,还会往下走。要分析还是回到前面讲五大问题,投资里面固定资产投资,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看看消费看看出口,再看看我们库存怎么变动。

  很重要几个看法,消费增长速度稳在那里甚至还降,因为房地产在压,汽车消费下来了,库存周期到今年二季度会加一点,但是今年二季度加库存,会和去年7、8月份加库存不是一个概念,那个库存是主动加库存,二季度是被动加库存。等财务指标不好就主动甩库存了,这个我估计库存是一个影响比较大的,房地产比较稳定,今年稳定在8没有问题,制造业投资起不来也就是3、4的样子,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速度已经很高了,去年全口径基建投资是16,今年是13、14,包括电力投资、交通投资、市政建设投资。电力投资这两年过剩,除了修特高压,其他电能这一块是产能过剩的。

  从这些角度来讲这个速度在缓慢下降,降低到多少,每年0.2的速度往下降,这是可能的。到底降到什么时候会停下来,停下来标志是什么?何一个国家经济增长,它真正要有起色离不开制造业投资、服务业比重上升,美国发达国家到了70%服务业,制造业只有20%,这是按照现价计算的,就是因为服务业价格在不断上升,服务业价格快于工业品价格,一个核心原因是服务业技术进步慢,这个经济学都有解释。

  看一个国家经济是否起来,一定要看制造业投资,这很核心。这个一旦制造业周期起来了,会引起房地产周期起来,引起设施建设投资周期,相应服务业服务会有上升,这是一个很重要核心问题。

  问中国制造业投资什么时候有一个上升周期,制造业这一块过去十年一个周期,98年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有一个周期,有人讲08年是不是开始到底,2018年是不是一个周期,这是一个十年,现在制造业是不是开始有一定上升周期,现在还看不到这个周期。很重要原因是制造业投资能赚钱,原来不赚钱制造业新常态大背景下产能过剩问题要出清,这个怎么出清?供给侧结构改革,只有改革才能出清。

  改革在中国还是在推进,其他发展中国家改革改不动,有人就问法国改革是怎么回事,他说改革在中国是褒义词在法国是贬义词,谁谈改革谁下台。你在西方国家所谓改革,特朗普改革是把穷人利益拿走了,社会福利拿走了,这个大家都很烦,中国改革还是可以推进,我们有党的领导还可以推,但是这个推的速度不尽人意,这是我们看到一个问题。我们要判断到底很重要原因是供给侧改革,特别是去产能改革真正有效果。

  这一块增长动力,高科技这一块增长动力可以上来,我们能上来就要算,不是新闻报纸上报道的,我们C919上天了,这一个一个高科技很重要,但是我们看的是全要素生产力,是去掉资本投资、去掉劳动力以外的生产力,推动中国核心全要素生产力是什么?所以供给侧结构改革很重要目标是提高全要素生产力,这个全要素生产力这几年一直在下降,为什么在下降,就是边际投资收益在不断下降,就是资本投资进去没有收益,没有收益背后是什么,是你的产品在下降,并不是搞919就上来了,有可能前期投入太大。我们还要等,这个过程当中政策取向怎么办,就是按照新常态大逻辑要求,杠杆率太高要去杠杆。

  04

  2017年主要宏观调控政策

  首先不能靠货币政策刺激,这样改革就放到议事日程上,改革过程当中稳定经济增长靠什么,是靠财政政策财政政策核心一定要减税,还是走这条路。不能指望货币政策再宽松,再宽松中国房地产早晚一天出大事。

  大家已经理解现在怎么办,清华北大毕业博士都没有办法安身立命,我们一个重要任务是底线思维,这里面要求毕业700万大学生要找到工作,一个国家最低问题是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养不活自己,这个社会还有希望吗。如果我是一个没有知识和文化的人,我找不到工作,我认了。但如果是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养不活自己那这个社会还有希望吗。这是一个底线。

  货币政策短期之内流动性偏紧还是需要放放,放的时候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可能期货市场有一段时间机会,这是一个波段性,这个波段性怎么判断,这个时候期货公司提供专业化服务就可以做这个事情。

  宏观等方面都在研究,现在这个大势没有趋势性,从趋势性这个货币政策偏紧去杠杆,所以这个过程当中货币政策我认为不能再指望了,已经投放这么多,2008年到现在美国M2年均增长6%,用美元计算,欧洲年均增长0.6,日本增长0.1,我们货币增长16.1,你不要告诉说中国物价上升是因为美国搞量化宽松造成的。

  中国是老二了,在资源这个商品实物上,我们生产工业品上是世界老大,这个时候社会推动影响非常大,你不能把责任都推给美国,这个不是美国和欧洲、日本的原因。价格上升是自己货币放多了。我说没有强刺激,这个不是吗,房价怎么涨上来,除了有土地制度,经营制度,财税制度,货币很重要一个原因,放出来这么多货币是有原则,是不能放了。但是我确实从供给端解决问题,财政政策认为适度宽松。

  现在我们下一步政策就是这样,基本结论经济增长速度还在缓慢走,这个依赖于供给侧结构改革,什么时候产能去得更快。第二过程当中货币政策上不要说货币政策还宽松,短期之内流动性偏紧,还有一段时间稳增长,货币政策还会发挥作用,这个过程当中财政作用力度应该加大,财政力度大家基本上还是放在减税上。

  从短期来看,短周期来看一季度6.9是高点,经济增长速度是不断往下走,到4季度很可能是往6%走,明年一季度会很差,这是一个判断。如果中间措施不得利还会往下走,这个大判断上来讲,你可以盘。

  货币政策基本上是偏紧态势,什么时候松一松,如果看到三季度、四季度下的太快又担心明年一季度,下半年可能货币政策往松一点放放,一放大家就认为这个是机会,作为我年初的时候,我们很多人说不要炒股票了,货币政策紧股市好,去杠杆的时候股市会好,你想炒不要自己炒,委托给专业人士做,下半年没准货币稍微再松,但是这个基本曲线新常态大逻辑不会变了。


责任编辑:韩鹏飞
上一篇:社科院副院长蔡昉:怎样面对人口红利逐渐消失?
下一篇:郑新立:走出认识误区 深化国企改革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