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乃娟:从增量解决城市运动场所不足的困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时间:2017-06-05 10:06:19

  近日,广场舞爱好者们又因场地问题引发冲突,此前是与小区住户因为音响与场地频起冲突,此次则是因为篮球场场地而与年轻人大打出手。

  场地之争凸显了我国城市公共体育场所严重不足,相关报告显示,我国当前人均体育活动场地只有1.4平方米。而在上述新闻中,该公园的篮球场一直承担着“复合型”功能,即晚上7点以前供年轻人打篮球,而晚上7点广场舞大妈会准时出现在球场跳广场舞。此次争执是因为夏季到来后年轻人想多打一会篮球。

  就城市公共体育场所而言,要从存量和增量两方面去考虑。从存量来看,目前我国城市绝大多数体育设施主要分布在学校、机关单位,但较少对社会开放,远不能够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这里既有历史惯性的原因,也与维护成本有关,要开放就需要维护,但这些实行预算编制的单位通常也没有这样一项维护经费列入预算。而且,相对于老年人健身设施,青少年喜爱的足球、篮球、羽毛球等运动项目活动场地明显不足。不少小区都会有一些简单的露天健身器材,但是球类活动场所严重不足。

  以上两大问题,前者应该鼓励单位和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在闲时对外开放,但不仅应该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应该通过资金进行扶持,这里可以考虑通过立法明确责任和理顺关系。对于后者,应该在城市规划中认真落实国家对于体育设施建设的要求。我国体育法早就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按照国家对城市公共体育设施用地定额指标的规定,将城市公共体育设施建设纳入城市建设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合理布局,统一安排。

  从近年的相关统计数据来看,商业类的运动场馆呈现增长趋势,比如健身房、羽毛球馆、室内网球馆、乒乓球馆、游泳馆等,但是人们切身感受到的是,免费的公共类体育场所,比如篮球场、足球场等依然不能满足需求,这既与城市规划有关,因为免费的公共设施总是会遇到“公地悲剧”的困境而发展缓慢;也与一些城市开发商违规改变小区用地功能相关,没有兑现对小区运动场所的建设承诺。那么,解决以上问题需要的是相关部门的执行力与监督力。

  从增量来看,城市规划是一盘庞杂的棋,而体育场所的规划与建设在其中又更复杂,它不仅涉及到多个职能部门,比如体育局、市与区的规划部门,还包括园林部门等,因此,除非国家将增加城市运动场所作为一项战略性工作,并为此建立一个专门的协调机构,并考虑相关修法与立法,否则职能交叉无疑会影响规划效率与实际效果。比如1959年联邦德国推出了体育的“黄金计划”,总共修建67095个体育设施,其中包括31000个儿童游乐场,14700个中等规模的运动场,10400个体育馆,5500个学校体育馆,2420个露天游泳池,2625个教学游泳馆,50个游泳馆,通过“黄金计划”将学校等体育场馆的筹建纳入到整个公共体育场地设施的建设规划之中,并从国家层面得到保证。我国此前制定了《农民体育健身“十二五”规划》,确定了农民体育健身工程的基本配置,在每个行政村建起‘一场两台’(一个篮球场和两个乒乓球台)。现在,全国农村已建成40多万个篮球场及相关设施。“其中,东部一些省,行政村的覆盖率已达100%。显然,目前的难点在城市,因为土地相对稀缺。

  对于城市来说,应该从城市规划方面入手,理顺职能部门的职责、提高规划的协调性与前瞻性。我国的城市规划模式又是不尽相同的,既有权力集中式的(北京)、高度分散式(上海),也有分级垂直管理式的(深圳)、两级政府与三级管理式的(广州)。其中,垂直管理式的相对来说效率较高、规划的协调性也较好。并且,规划要坚持以人为本,明确城市首先是人的城市,而不是商业利益驱动优先。要认真贯彻《体育法》中所规定的:日后将继续改善社区体育场地设施条件。未来我国城市社区体育场地设施建设将与城市空地、广场、公园和小区建设全方位结合,实现体育、休闲、娱乐一体化,成为政府为广大人民群众办实事的“民心工程”、“利民工程”。

  要做到城市规划以人为本,就需要重视民众与街区的意见,美国“再造费城”的过程中民众意见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尽管国情有所不同,但在规划方面通过听证会对民意的吸纳都是必须的。


责任编辑:韩鹏飞
上一篇:宋清辉:减持新规给市场吃了一粒“缓释胶囊”
下一篇:胡月晓:人民币升值基础的累积效应终于显现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
博评网